广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专栏>党风廉政建设
浅析药品流通过程中贿赂犯罪的特点、原因和预防对策
发布时间:2015-04-27 09:11:00     信息来源:     浏览量:

药品“回扣”诱发职务犯罪是当前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不仅破坏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竞争机制,减少了国家的财政收入,加大了医疗患者的经济负担,同时使药品购销人员和部分领导受到腐蚀,由此引发医疗行业的职务犯罪案件屡屡发生。2004年,我院集中力量在群众反映强烈且腐败严重的医疗行业开展了专项斗争,共查处利用药品“回扣”等受贿案件九件九人,犯罪总金额达80余万元。通过查处这九件受贿案件,使我们清醒的认识到,当前在药品销售与医疗卫生系统药品采购管理等方面存在诸多弊端和犯罪诱发因素,因此,预防药品流通领域过程中的职务犯罪,是检察机关当前和今后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任务。为了寻找新对策,探索预防药品在流通过程中职务犯罪的新路子,我们对九起药品回扣受贿案件进行了调查分析,并就案件的特点、原因及预防对策作如下思考。
一、药品流通过程中贿赂犯罪的特点
  (一)药品“回扣”形式多样,诱发贿赂犯罪突出
  目前,全国制药企业中有相当一部分生产规模小、设备差、产品技术含量低,许多药品供大于求,并且往往一种热销药品会有几十家同时生产,造成医药购销恶性循环。在此情况下,部分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只有靠“回扣”这种非正常的营销方式,刺激医疗机构和医生大量用药,从而使“回扣”成为药品生产商与同行竞争,开辟市场的不成文的“行规”,谁的“回扣”空间大,谁就会占据药品市场,因此药品“回扣”大行其道,无孔不入,其“回扣”方式多种多样,可谓五花八门。主要有:现金“回扣”:即直接给予医疗单位相关个人一定数额的现金,不由医院财务部门入帐。实物“回扣”:以送贵重物品如名表、金银首饰作为“回扣”。免费旅游:以支付旅游费用的形式做为回扣。后两种方式,因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容易给人造成认识上的偏差,因而对医疗卫生行业工作人员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和诱惑力,药品“回扣”环节也成为贿赂犯罪的重灾区。我院查处的医药行业的九起受贿案件都与药品“回扣”相关联。
  (二)领导干部、重点岗位管理人员犯罪居多
  我院查处的九起受贿案件,涉案人员全是领导。其中医院院长1人,药房部主任(处长、副处长)3人,管理部门处长、副处长5人,由于这些带“长”字号的人都是各医疗单位重点岗位的关键人物,因此也就成了药品经销商们采取回扣方式“进攻”的重点目标。
  (三)药品“回扣”全面渗透,职务犯罪窝案串案突出
  据调查,一种药品从出厂到进入医院流通,需经过资格证的取得、招标、中标、进药、销售等多个环节,医药销售商必须“打通“每一个环节才能使产品进入医院药房。因此,凡是该环节中的医疗机构关键人物都是被腐败收买的对象。在查处案件时,往往是“拔出罗卜带出泥”,窝案串案突出。我院查处的九起受贿案件中,从原湖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监督处处长李晓明,到原湖北省卫生厅卫生管理服务中心副主任陈智刚,到原湖北省中医院药学部主任丁立忠,职务犯罪渗透到药品销售各环节。查办时也是挖出一个,端出一窝,各涉案人员因医药销售商的“回扣”而彼此相互牵连。
  (四)犯罪行为较为隐蔽,案件潜伏期长
  从调查了解的情况看,主要有两种表现形式:第一种是医疗公司或药厂的推销员、医药代表的营销手段不断推陈出新,采取单线联系、开联络会、药品推广会、药品发布会等形式,把医疗单位的相关人员请出去,进行暗中交易。第二种是对有处方权的医生,药品经销商并不急于要求医生在一定时间内大量使用某一药品,而是采用适量增加,最后达到批量购药的目的,这样不易被院方注意和发现,收受处方“回扣”费便是轻而易举的事。上述表现形式,使药品“回扣”诱发职务犯罪更加隐蔽,案件潜伏期较长,从而增加了查处的难度,同时也给预防药品采购中的职务犯罪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如原湖北省中医院药学部主任丁立忠自2000年1月至2004年1月,先后14次收受医药商贿赂,作案时间长达四年。
  二、主要原因
  通过对这九起案件的调查分析,犯罪产生的原因有共性和个性两方面原因。
  (一)共性方面的原因主要表现在:
  1、社会伦理道德出现“滑坡”
  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新旧体制的矛盾日趋激化,出现了体制缺口、体制倒错、体制逆转等情况,引起社会环境的剧烈变动,刺激人们物求欲望的增长,一些人往往把功利看得高于一切,由此滋生违法犯罪的行为。
  2、权力缺乏制约
  腐败问题是一个涉及多方面的问题,其表现形式也多种多样。如果从权力的角度去观察,腐败的核心问题是权力的腐化。权力缺乏制约就容易导致腐败,一方面权力被一部分人专断行使,另一方面,对权力的监督则又是软弱无力的,无形中导致了权力的膨胀,致使权力被专断行使,权力缺乏制约,一个明显的后果就是导致职务犯罪的高发。
  3、制度的虚设与不完备
  如果把制度比喻为防盗网、制度的虚设就如同防盗网的网孔太大了,制度的不完备则相当于缺损的防盗网,面对猖狂的偷盗者,这样的防盗网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4、社会失范现象的出现
  体制转型过程中的另一个缺漏是社会规范的乏力,这种乏力主要是社会规范的缺乏或难以适应所致,在没有新的、可适用的规范情况下,这种乏力就导致了局部的行为失控,引发社会失范现象的出现。例如:突出体现为各种不正之风,腐败行为存在。
  (二)个性方面的原因主要表现在:
  1、行业风气不正,发展至职务犯罪多发
  近几年,卫生系统突出的问题就是行业风气不正问题,这一问题在卫生系统普遍存在,也是产生职务犯罪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医疗领域,医生和患者之间关系特殊,医生是专业技术人员,患者的生命和健康与其息息相关,如果医生索要红包,患者本身就缺乏与其计较的资本,毕竟还是自己的生命和健康重要。这种行为有了开头,就会迅速蔓延开,形成难以控制的歪风,以至于医生没有索要红包,患者也会主动表示,他们担心医生没有捞到好处会不尽心,会敷衍了事。由于临床医生收受红包的风气一直未得到控制,一方面产生了恶性循环,另一方面也刺激了行政后勤人员,基于功利思想的影响,自我约束能力低下,这些人就利用参与采购的机会,争相“捞甜头”、“挣外快”。由此,出现湖北中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等多家医院负责药品采购的药学部门内职务犯罪高发已成必然。
  2、医药市场管理混乱,缺乏有力监管
  医药市场作为药品流通的主要环节,呈现的是管理比较混乱的局面,由于药品监管的体系未清理,药品监督管理部门难以进行全面监管。而医药市场本身竞争激烈而混乱,各生产厂家为了争取到更多的市场份额,在各地纷纷设立医药代表,深入各个医疗机构进行促销。“医药代表”为了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他们就会想方设法,靠请吃喝、送钱物等手段贿赂采购人员,争取更多的销售量。(例如:一支头孢拉定的出厂价只有16元,可到了患者手中每支涨到了114元。这中间的高额差价,就是销售人员<医药代表>用于竞售的费用,其中很大一部分便是“回扣”、“好处费”)
  3、采购方式不合理,不完善,权力监督失控。
  一方面在采购问题上,医院自身也作了规定,拟定了制度,但这些规定和制度在混乱的医疗市场面前显得苍白无力,形同虚设。在业务交往中,销售人员手中准备了大量的“回扣”,而采购人员都是直接和“医药代表”等厂家销售人员接触,如此一来,难保不被“糖衣炮弹”所击倒。大中型医疗器械的采购,是医院直接和厂家或者代理商进行谈判,代表医院参加谈判的基本上是相关的领导和采购人员,为了促成业务,厂家或代理商会私下里给点好处费,拉拢洽谈人员。(张显强案就是最好的说明)
另一方面不少发案单位只注重内部的业务建设,而忽视对关键岗位人员的管理和监督。有的单位监督机制不健全,而有的单位虽建立监督机构,但要看领导的眼色行事,不能认真履行监督职能,制度形同虚设,导致一些有职有权的人员失去必要的监督和制约。个别人说了算,在购进药品和医疗器械时,毫不顾忌地大捞好处费,客观上给犯罪分子创造了收受“回扣”的便利条件。
  4、以药养医,私设小金库是诱发职务犯罪的内在原因。
  一些医疗单位的领导人钻医疗制度改革的空子,借药品营销竞争激烈之机,打着以药养医,为单位谋取福利为幌子,大肆敛集钱财。在以药养医方面有三大招数不按规定收费:第一主要表现为在药品价格方面,不按规定的时间及时降价销售药品和超过物价部门规定的价格或者竞价率销售药品。第二主要表现在医疗服务方面,自立项目,自定标准擅自收费,提高标准和扩大范围收费;肢解收费项目重复收费;已令取消的收费项目继续收费等等。第三主要表现在一次性医用卫生材料方面,违反规定标准乱加价和乱收费。往往这些“额外”收入以药养医为单位谋福利为名,大部分进了小金库,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导致犯罪发生。
  5、行业主管部门监管不到位。
  对药品行使监管职权的卫生行政管理部门、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等,这些职能部门在监管上往往难以形成合力,体系交叉的现象导致管理上的脱节,引发了药品流通过程的混乱。也是诱发职务犯罪的原因之一。
  6、法律意识淡薄,是导致医疗行业职务犯罪的主观原因。
  近年来,国家为了加速对医疗、卫生行业的各项改革步伐,陆续出台了不少政策、法规,但是由于相当一部分单位的领导对政策、法规的学习和贯彻不够重视,缺乏对干部、职工进行必要的法律、法规及政策的宣传教育工作,导致部分医药、卫生行业工作人员思想道德观念淡化,法律意识淡薄,在药品的采购中违法、违规,有的甚至严重违法犯罪。如在查办某医院涉嫌受贿犯罪的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对自己的行为是这样认识的:“自己在采购药品中,虽然自己得了一部分“回扣”,但大部分“回扣”款都归单位所有,而且现在社会风气就是这样,我不收,别的人也要收,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触犯了刑律。”有的单位对受贿认识模糊,界限不清,认为单位收受的是药品的让利费或者折扣费,这属于正常的交往活动,算不上是单位受贿。由此可见,在医疗行业部分工作人员中,思想道德观念和法律意识是如此之淡薄,这是导致职务犯罪主观原因之所在
  三、预防对策
  (一)完善立法,使得医疗卫生系统职务犯罪的打击力度有法可依。
  现行《刑法》对受贿罪的主体界定为“国家工作人员”,其中包括“从事公务的以国家工作人员论”,医生的医务活动是否是“从事公务”,临床医生收受“回扣”是否属于“在经济往来中”?这一系列问题的存在,对职务犯罪的打击,就会存在软弱和力不从心。所以,应补充或完善先行法律的规定,或出台有关司法解释,使犯罪的打击有法可依。
  (二)改变对职务犯罪量刑偏轻的现象。
  在司法实践中,存在对职务犯罪量刑偏轻且缓刑偏多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司法活动的威慑力(在九起药品受贿案中,有一件判处实刑,一件不起诉,其余均是缓刑)。对此,审判机关应当会同有关司法部门进行调研分析,使刑罚在犯罪预防方面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三) 加强医药市场监管,创新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医疗机构管理模式。
  加强医药市场监管,首先,要理顺监督管理体制,使各部门的监督形成合力。其次,加强采购管理,实现采购过程中申报、审批、审核、验收、检查等制度落实,防止权力过于集中,出现权力滥用现象。再次,改革当前医疗机构的“以药养医”模式,斩断医疗机构和药品营销之间的直接经济利益联系。前几年,就有学者提出了“医药”分离的改革方案,但因为中国国情和实际迟迟没有推行开来,如何创新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医疗机构管理模式,将是从源头上遏制药品回扣歪风的根本所在。
  (四)加强法律教育和职业道德教育。
  司法机关可以根据行业特点,结合所查办的案件,对医疗卫生系统的人员,主要是单位领导、部门负责人、医疗人员、采购人员及财会人员,进行有针对性的法制教育,通过以案释法、专题讲座等形式的教育来提高他们的法律常识,增强守法意识。此外,在医疗卫生系统加强医德教育,塑造“白医天使”新形象,加强医风医德教育,要在医务人员中树立“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教育他们爱岗敬业,自觉维护“白医天使“的社会形象,从而筑起职务犯罪的道德防线。 (武昌区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
浅析药品流通过程中贿赂犯罪的特点、原因和预防对策
发布时间:2015-04-27 09:11:00

药品“回扣”诱发职务犯罪是当前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不仅破坏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竞争机制,减少了国家的财政收入,加大了医疗患者的经济负担,同时使药品购销人员和部分领导受到腐蚀,由此引发医疗行业的职务犯罪案件屡屡发生。2004年,我院集中力量在群众反映强烈且腐败严重的医疗行业开展了专项斗争,共查处利用药品“回扣”等受贿案件九件九人,犯罪总金额达80余万元。通过查处这九件受贿案件,使我们清醒的认识到,当前在药品销售与医疗卫生系统药品采购管理等方面存在诸多弊端和犯罪诱发因素,因此,预防药品流通领域过程中的职务犯罪,是检察机关当前和今后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任务。为了寻找新对策,探索预防药品在流通过程中职务犯罪的新路子,我们对九起药品回扣受贿案件进行了调查分析,并就案件的特点、原因及预防对策作如下思考。
一、药品流通过程中贿赂犯罪的特点
  (一)药品“回扣”形式多样,诱发贿赂犯罪突出
  目前,全国制药企业中有相当一部分生产规模小、设备差、产品技术含量低,许多药品供大于求,并且往往一种热销药品会有几十家同时生产,造成医药购销恶性循环。在此情况下,部分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只有靠“回扣”这种非正常的营销方式,刺激医疗机构和医生大量用药,从而使“回扣”成为药品生产商与同行竞争,开辟市场的不成文的“行规”,谁的“回扣”空间大,谁就会占据药品市场,因此药品“回扣”大行其道,无孔不入,其“回扣”方式多种多样,可谓五花八门。主要有:现金“回扣”:即直接给予医疗单位相关个人一定数额的现金,不由医院财务部门入帐。实物“回扣”:以送贵重物品如名表、金银首饰作为“回扣”。免费旅游:以支付旅游费用的形式做为回扣。后两种方式,因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容易给人造成认识上的偏差,因而对医疗卫生行业工作人员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和诱惑力,药品“回扣”环节也成为贿赂犯罪的重灾区。我院查处的医药行业的九起受贿案件都与药品“回扣”相关联。
  (二)领导干部、重点岗位管理人员犯罪居多
  我院查处的九起受贿案件,涉案人员全是领导。其中医院院长1人,药房部主任(处长、副处长)3人,管理部门处长、副处长5人,由于这些带“长”字号的人都是各医疗单位重点岗位的关键人物,因此也就成了药品经销商们采取回扣方式“进攻”的重点目标。
  (三)药品“回扣”全面渗透,职务犯罪窝案串案突出
  据调查,一种药品从出厂到进入医院流通,需经过资格证的取得、招标、中标、进药、销售等多个环节,医药销售商必须“打通“每一个环节才能使产品进入医院药房。因此,凡是该环节中的医疗机构关键人物都是被腐败收买的对象。在查处案件时,往往是“拔出罗卜带出泥”,窝案串案突出。我院查处的九起受贿案件中,从原湖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监督处处长李晓明,到原湖北省卫生厅卫生管理服务中心副主任陈智刚,到原湖北省中医院药学部主任丁立忠,职务犯罪渗透到药品销售各环节。查办时也是挖出一个,端出一窝,各涉案人员因医药销售商的“回扣”而彼此相互牵连。
  (四)犯罪行为较为隐蔽,案件潜伏期长
  从调查了解的情况看,主要有两种表现形式:第一种是医疗公司或药厂的推销员、医药代表的营销手段不断推陈出新,采取单线联系、开联络会、药品推广会、药品发布会等形式,把医疗单位的相关人员请出去,进行暗中交易。第二种是对有处方权的医生,药品经销商并不急于要求医生在一定时间内大量使用某一药品,而是采用适量增加,最后达到批量购药的目的,这样不易被院方注意和发现,收受处方“回扣”费便是轻而易举的事。上述表现形式,使药品“回扣”诱发职务犯罪更加隐蔽,案件潜伏期较长,从而增加了查处的难度,同时也给预防药品采购中的职务犯罪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如原湖北省中医院药学部主任丁立忠自2000年1月至2004年1月,先后14次收受医药商贿赂,作案时间长达四年。
  二、主要原因
  通过对这九起案件的调查分析,犯罪产生的原因有共性和个性两方面原因。
  (一)共性方面的原因主要表现在:
  1、社会伦理道德出现“滑坡”
  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新旧体制的矛盾日趋激化,出现了体制缺口、体制倒错、体制逆转等情况,引起社会环境的剧烈变动,刺激人们物求欲望的增长,一些人往往把功利看得高于一切,由此滋生违法犯罪的行为。
  2、权力缺乏制约
  腐败问题是一个涉及多方面的问题,其表现形式也多种多样。如果从权力的角度去观察,腐败的核心问题是权力的腐化。权力缺乏制约就容易导致腐败,一方面权力被一部分人专断行使,另一方面,对权力的监督则又是软弱无力的,无形中导致了权力的膨胀,致使权力被专断行使,权力缺乏制约,一个明显的后果就是导致职务犯罪的高发。
  3、制度的虚设与不完备
  如果把制度比喻为防盗网、制度的虚设就如同防盗网的网孔太大了,制度的不完备则相当于缺损的防盗网,面对猖狂的偷盗者,这样的防盗网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4、社会失范现象的出现
  体制转型过程中的另一个缺漏是社会规范的乏力,这种乏力主要是社会规范的缺乏或难以适应所致,在没有新的、可适用的规范情况下,这种乏力就导致了局部的行为失控,引发社会失范现象的出现。例如:突出体现为各种不正之风,腐败行为存在。
  (二)个性方面的原因主要表现在:
  1、行业风气不正,发展至职务犯罪多发
  近几年,卫生系统突出的问题就是行业风气不正问题,这一问题在卫生系统普遍存在,也是产生职务犯罪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医疗领域,医生和患者之间关系特殊,医生是专业技术人员,患者的生命和健康与其息息相关,如果医生索要红包,患者本身就缺乏与其计较的资本,毕竟还是自己的生命和健康重要。这种行为有了开头,就会迅速蔓延开,形成难以控制的歪风,以至于医生没有索要红包,患者也会主动表示,他们担心医生没有捞到好处会不尽心,会敷衍了事。由于临床医生收受红包的风气一直未得到控制,一方面产生了恶性循环,另一方面也刺激了行政后勤人员,基于功利思想的影响,自我约束能力低下,这些人就利用参与采购的机会,争相“捞甜头”、“挣外快”。由此,出现湖北中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等多家医院负责药品采购的药学部门内职务犯罪高发已成必然。
  2、医药市场管理混乱,缺乏有力监管
  医药市场作为药品流通的主要环节,呈现的是管理比较混乱的局面,由于药品监管的体系未清理,药品监督管理部门难以进行全面监管。而医药市场本身竞争激烈而混乱,各生产厂家为了争取到更多的市场份额,在各地纷纷设立医药代表,深入各个医疗机构进行促销。“医药代表”为了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他们就会想方设法,靠请吃喝、送钱物等手段贿赂采购人员,争取更多的销售量。(例如:一支头孢拉定的出厂价只有16元,可到了患者手中每支涨到了114元。这中间的高额差价,就是销售人员<医药代表>用于竞售的费用,其中很大一部分便是“回扣”、“好处费”)
  3、采购方式不合理,不完善,权力监督失控。
  一方面在采购问题上,医院自身也作了规定,拟定了制度,但这些规定和制度在混乱的医疗市场面前显得苍白无力,形同虚设。在业务交往中,销售人员手中准备了大量的“回扣”,而采购人员都是直接和“医药代表”等厂家销售人员接触,如此一来,难保不被“糖衣炮弹”所击倒。大中型医疗器械的采购,是医院直接和厂家或者代理商进行谈判,代表医院参加谈判的基本上是相关的领导和采购人员,为了促成业务,厂家或代理商会私下里给点好处费,拉拢洽谈人员。(张显强案就是最好的说明)
另一方面不少发案单位只注重内部的业务建设,而忽视对关键岗位人员的管理和监督。有的单位监督机制不健全,而有的单位虽建立监督机构,但要看领导的眼色行事,不能认真履行监督职能,制度形同虚设,导致一些有职有权的人员失去必要的监督和制约。个别人说了算,在购进药品和医疗器械时,毫不顾忌地大捞好处费,客观上给犯罪分子创造了收受“回扣”的便利条件。
  4、以药养医,私设小金库是诱发职务犯罪的内在原因。
  一些医疗单位的领导人钻医疗制度改革的空子,借药品营销竞争激烈之机,打着以药养医,为单位谋取福利为幌子,大肆敛集钱财。在以药养医方面有三大招数不按规定收费:第一主要表现为在药品价格方面,不按规定的时间及时降价销售药品和超过物价部门规定的价格或者竞价率销售药品。第二主要表现在医疗服务方面,自立项目,自定标准擅自收费,提高标准和扩大范围收费;肢解收费项目重复收费;已令取消的收费项目继续收费等等。第三主要表现在一次性医用卫生材料方面,违反规定标准乱加价和乱收费。往往这些“额外”收入以药养医为单位谋福利为名,大部分进了小金库,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导致犯罪发生。
  5、行业主管部门监管不到位。
  对药品行使监管职权的卫生行政管理部门、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等,这些职能部门在监管上往往难以形成合力,体系交叉的现象导致管理上的脱节,引发了药品流通过程的混乱。也是诱发职务犯罪的原因之一。
  6、法律意识淡薄,是导致医疗行业职务犯罪的主观原因。
  近年来,国家为了加速对医疗、卫生行业的各项改革步伐,陆续出台了不少政策、法规,但是由于相当一部分单位的领导对政策、法规的学习和贯彻不够重视,缺乏对干部、职工进行必要的法律、法规及政策的宣传教育工作,导致部分医药、卫生行业工作人员思想道德观念淡化,法律意识淡薄,在药品的采购中违法、违规,有的甚至严重违法犯罪。如在查办某医院涉嫌受贿犯罪的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对自己的行为是这样认识的:“自己在采购药品中,虽然自己得了一部分“回扣”,但大部分“回扣”款都归单位所有,而且现在社会风气就是这样,我不收,别的人也要收,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触犯了刑律。”有的单位对受贿认识模糊,界限不清,认为单位收受的是药品的让利费或者折扣费,这属于正常的交往活动,算不上是单位受贿。由此可见,在医疗行业部分工作人员中,思想道德观念和法律意识是如此之淡薄,这是导致职务犯罪主观原因之所在
  三、预防对策
  (一)完善立法,使得医疗卫生系统职务犯罪的打击力度有法可依。
  现行《刑法》对受贿罪的主体界定为“国家工作人员”,其中包括“从事公务的以国家工作人员论”,医生的医务活动是否是“从事公务”,临床医生收受“回扣”是否属于“在经济往来中”?这一系列问题的存在,对职务犯罪的打击,就会存在软弱和力不从心。所以,应补充或完善先行法律的规定,或出台有关司法解释,使犯罪的打击有法可依。
  (二)改变对职务犯罪量刑偏轻的现象。
  在司法实践中,存在对职务犯罪量刑偏轻且缓刑偏多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司法活动的威慑力(在九起药品受贿案中,有一件判处实刑,一件不起诉,其余均是缓刑)。对此,审判机关应当会同有关司法部门进行调研分析,使刑罚在犯罪预防方面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三) 加强医药市场监管,创新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医疗机构管理模式。
  加强医药市场监管,首先,要理顺监督管理体制,使各部门的监督形成合力。其次,加强采购管理,实现采购过程中申报、审批、审核、验收、检查等制度落实,防止权力过于集中,出现权力滥用现象。再次,改革当前医疗机构的“以药养医”模式,斩断医疗机构和药品营销之间的直接经济利益联系。前几年,就有学者提出了“医药”分离的改革方案,但因为中国国情和实际迟迟没有推行开来,如何创新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医疗机构管理模式,将是从源头上遏制药品回扣歪风的根本所在。
  (四)加强法律教育和职业道德教育。
  司法机关可以根据行业特点,结合所查办的案件,对医疗卫生系统的人员,主要是单位领导、部门负责人、医疗人员、采购人员及财会人员,进行有针对性的法制教育,通过以案释法、专题讲座等形式的教育来提高他们的法律常识,增强守法意识。此外,在医疗卫生系统加强医德教育,塑造“白医天使”新形象,加强医风医德教育,要在医务人员中树立“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教育他们爱岗敬业,自觉维护“白医天使“的社会形象,从而筑起职务犯罪的道德防线。 (武昌区人民检察院)

编辑负责人:
主办:广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蜀ICP备12011389号-1